《闲话中国人》看不懂的中国人

2023-12-16 158 0

《闲话中国人》,作者:易中天。1947年出生于长沙,曾在新疆工作,先后任教于武汉大学、厦门大学。现居江南某镇,潜心写作32卷“中华史”。

全书从饮食、服饰、面子、人情、单位、家庭、婚恋、友谊、闲话方面,讲述中国的各种习俗现象背后的中国文化。

看不懂的中国人

这本书是讲中国人的,中国人的事最不好讲。比如腐败,中国人喜欢腐败吗?当然不喜欢,提起腐败,中国人没有不咬牙切齿,痛心疾首,恨之入骨的,就连那些行贿受贿者,也未必当真喜欢腐败。如果不受贿即可财源滚滚,他为什么要受贿;如果不行贿就能通行无阻。他又为什么拿自己的钱送人?渴望腐败的大约只有一种人 —— 在种种权钱交易中拉皮条的,但那是极少数的。

多数人是不喜欢腐败的,但他们又离不开腐败,事实上许多人一旦自己有事,首先想到的便是拉关系走后门,请客送礼。如果所有的官员都既不吃也不收礼,恐怕不少人就会怅然所失,

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自己的事能否办成。故不反腐是不行的,反得太厉害也怕不行,最好便是留一条尾巴,便是在吃一两顿饭和收一两条烟的范围内,则皆大欢喜。

比如公款吃喝,大家都反对,但你请那些从未参加过的人一起来吃,则他多半会前往,且面有得色。可他反对的,并不是公款吃喝,而是别人有份自己没有。因为没有自己的份,便只好连公款吃喝一齐加以反对。

那中国人两面派吗?不对,他是始终如一的,也是有原则的。这个原则就是后期讲到的面子和人情。你请他吃饭,是你的人情,给他的面子,岂能不领情,给脸不兜着?又例如你的老朋友是一贯反对公款吃喝的,但如果他到了你的辖区,你不拿公款招待,他还不高兴,因为似乎意味着他上不了台面,或没有资格享受公款吃喝,是很没有面子的。

显然,不是中国人说一套做一套,也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而是为人处世的原则或法则太多,又往往互相矛盾,老祖宗留下了不少的遗训,这些遗训常常都是要打架的。

中国人的事,实在是麻烦得很。就说吃饭,国人是最爱请客吃饭的,南方北方都一样。但如何吃,却大不相同。北方人请客吃饭,总是整一桌子菜,那些菜往往都很实在。而南方的盘子就要小得多,菜的分量也少很多,几乎一筷子就可以夹完,但花色品种则比较丰富。于是,北方人认为南方人小气,南方人则认为北方人傻气。最好玩的是,他们都认为对方虚伪。

北方人说弄那么一点点菜,让人不敢下筷,这是请哪门子客?虚情假意吧。南方人则说,明明吃不完,这是让人吃还是让人看?虚张声势么!

不同的人,对待同一件事情,是不是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不同也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民族性,或曰民族的文化性格。比如英国的绅士,法国人的浪漫,美国人的幽默,日本人的严厉,西班牙人的强悍,他们都有不同的表现,至于中国人,向来就是听领导话的,出了事,首先想到的当然也是找领导。而且,为了表示自己有资格教训对方,“叫你们领导来”这句话还必须说得气壮山河,这就是文化的差异了。

文化之谜

中国人之谜,当然也就是中国文化之谜。所以,要看懂中国人,就得先弄清中国文化。然而文化却不好把握,文化是什么?什么是文化?这个问题,真的好难回答。文化没有形状,无法描述,没有范围,难以界定。文化就像空气,我们天天都生活其中,一刻也离不开它,但当我们试图伸出手去把握它时,却又会发现,它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唯独不在我们手里。

任何民族,都要生存,要发展,所以任何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但如何生存,如何发展,不同的民族,又有不同的方式,所以又有不同的文化。比方说,中国重农,西方重商,这是经济生活方式的不同;中国讲礼,西方讲法,这是社会组织方式的不同;中国人用方块文字,西方人用拼音字符,这是思维认知方式的不同。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活法,就构成不同的文化,也就形成不同的民族,不同的人群。由此可见,文化与人,难解难分。不同的人创造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文化也造就不同的人。

美国人讨厌律师,又离不开律师,这就是他们的活法,因为他们是生活在一个法治文化的社会里;而这种文化又是他们自己创造的,这就叫“自己挖坑自己埋”。

其实,任何文化现象的产生,都不可能是任意的,偶然的,毫无道理的。

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或规律是:一个民族的文化方式或生活方式,总是体现着这个民族的文化性格。如果说文化是人的一种活法,是人类生存的发展的方式,那么这个总方式就是“活法的活法”,“方式的方式”。所以,我们把它称为“文化内核”或“文化的思想内核”。

文化内核是一个民族文化的思想核心,是这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总纲。纲举才能目张。只有把握了文化的思想内核,我们对于一个民族的文化精神,文化特征,文化个性,文化机制,文化行为和文化心理,才可能有一个较为深刻和透彻的了解。也就是说,只有把握了中国文化的思想内核,我们才有可能看懂,看透,看清中国人。

然而想要把握中国文化的思想内核,真是谈何容易!文化本身是具体的,生动的,鲜活的,文化内核作为方式的方式,却只能是一种高度抽象的哲学概括,而且其又必须为生动具体鲜活的文化现象所证实。

文化,无疑是由林林总总的文化现象来构成的。这些现象有的如细胞,构成了文化鲜活的生命。正如一切细胞所含的生命秘密都是“全息”的,文化现象也隐含着一个民族文化的生命信息和遗传信息。

相关文章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舆论是怎样的世界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第二、三层次逻辑推演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舆论的三个共识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弱传播:舆论世界的法则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传播改变人生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