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义记,逛马岭河峡谷

2020-06-18 43 0

偶然从朋友那里获悉奶航(吉祥航空)新开航线,上海浦东往返兴义万峰林,且票价超级便宜,简直可以说是白嫖,重要的是还可以累积航司的航段。

朋友选择的是5月31日的单日往返航班,主要是去刷航段包级。本想着一起,但后来想想,何不借着这次机会去兴义玩上几天,顺便给心放个假。

所以,在权衡各种问题后,终于决定购买6月17日去,6月19日回的往返航班。总计人民币300元(含税),300块也就相当于上海单程厦门,重庆的特价票面价。(但不能和之前去沈阳的陈春秋航空特价往返258元比,毕竟航司服务登记不同,奶航好多了,起码不论舱位,一律20KG托运起步)

4月28日晚上就下好了订单,便一直等候到时间粗发,从距离50天出发,一直到还有1天出发,真的不容易哈~

6月16日,早早的下了班,按照惯例打个滴滴去高铁站,准备奔上海过夜,以便搭乘早上的7点40分航班。

如果航班是安排在虹桥出港倒不需要提前一晚去上海,可惜航司都给虹桥安排了好航段,新开航线都放在了浦东,气人啦……

16日晚,从苏州园区站搭乘高铁赴上海站。

外表看起来高大上,实际站台堪称普快……

搭乘上海地铁2号线,奔远东大道,这个点往机场的人不多。

为了保证抵达兴义能有充足的体力去游览兴义风光,随即入住汉庭上海浦东T2航站楼店,提前一天预定最便宜的房型仅需81元,需要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提前两日预定的,最好在出行前一日看一下是否有更实惠的价格。

因为我是提前3天预定的酒店,刚预定的是用优惠券后91元,但是入住前一日,价格竟然更便宜了。

入住的酒店位置处于浦东机场的进出港航路上,是直接在航路上的那种,每当浦东机场由北向南进场时,酒店顶层将会出现飞机贴着楼飞过的刺激感,主要是浦东机场的货运航站楼在机场的西跑道附近,加之晚上进港浦东机场的货运航班不少,所以比较影响睡眠,当然对于倒头就睡那就另当别论了。

酒店有免费的机场,远东大道地铁站的免费接送班车,还是那种40座以上的大巴车。目测是和周边的酒店一起使用的大巴。最早的送机班车是5点,同样需要提前一晚在酒店前台预约。

酒店班车会按照是否有去远东大道地铁站的旅客为前提,如果有,班车将优先去远东大道地铁站。晚上5点的送机班车原则上是不会去远东大道地铁站的,毕竟地铁6点多才运行。

抵达上海浦东机场,准备去吉祥航空值机区办票。

可气的是以前一直可以使用的自助值机不能使用了,必须要排队到柜台值机,很难想象大清早那么多人在柜台排队办票,托运的场景,幸运的是航班是7点40的,不着急哈~

值得注意的是值机办票前需要提前进行健康申报,否则柜台小姐姐将拒绝给办票,在我之前的一个大爷一直和柜台小姐姐抬杠,不知怎么想的,还是去山东的,不申报想着去被隔离?

排队过安检,虽然首都的疫情出现增多,但依旧不影响其他大城市的出行。

再次在吉祥航空的86号头等舱休息室外偶遇吉祥航空梦想787飞机(B-209R),上次去沈阳也是在同样的机位,偶遇它,看起来真的缘分哈~

打卡吉祥航空上海浦东86号头等舱休息室,小姐姐验票核对信息。

虽然国内的疫情大范围内都控制住了,但是机场贵宾休息室内依旧无法提供热食,所以,只有泡面和饮料。

休息室的人不多,也有不少拿着头等舱舱位票,以及白金卡的VIP,但是还不是一起都吃的同样的泡面,哈哈😄😄~

休息室内小姐姐提醒搭乘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了,随即快步前往C96号登机口。

隔壁登机口的吉祥航空小飞机。

隔壁国航的空客A320

登机,座位位于经济舱的第4排靠窗。今天的航班公务舱仅有一位旅客。尽管如此廉价的票,还是有人愿意花1300买公务A舱。

7点26分,机组得到管制许可,允许从登机口推出,航班准时从浦东17L跑道起飞。

高空俯瞰云层,本次搭乘的是空客A320-200飞机,注册号:B-6860,机龄:8.4年

登机,座位位于经济舱的第4排靠窗。今天的航班公务舱仅有一位旅客。尽管如此廉价的票,还是有人愿意花1300买公务A舱。

航班由上海浦东出发,途径空域:太仓,南通,泰兴,扬中,镇江,南京,合肥,武汉,荆州,张家界,遵义,六盘水,再转航向飞往兴义,最后穿越马岭河峡谷,抵达兴义万峰林机场。

经过3个小时的飞行,航程1783公里,顺利抵达。航班抵达停靠兴义万峰林机场T2航站楼廊桥。

隔壁的浙江长龙航空A320

到达口,再次排起了长队,需要再次核查健康申报码。

出了航站楼,来,给兴义万峰林机场合个照。

抵达兴义机场,奔市区,机场离市区近几公里,离我自己入住的酒店有9.7公里,滴滴打车一口价19.8元,本来是想着乘公交的,可是对于向来出门不带一毛钱的人,这下被拦住了,由于兴义地处黔西南,这里用不了苹果自带的公交卡,微信乘车码也没用,后来发现,只有闪付app里的乘车码才可以使用,气人啊~

到了入住兴义的华住酒店集团旗下门店“星程兴义街心花园酒店”,因为提前预定的,所以价格还算亲民,选的特惠房,两晚一共花费228元。入住时前台还问是要窗户朝着街道,还是后院停车场的房型,那当然是选择朝街道的。刚巧窗户正对着街心花园路口的圆形过街天桥。

第一次递交 Flightlog(飞行日志),登机时交给机组,很快在高空巡航时空姐就把机长填好的 Flightlog 递回来了。虽然只有简单的出港信息,但是还是可以的。

稍作休息,洗了个冷水澡,便开始动身出去浪。

这里的电力供应均由中国南方电网和另一家企业提供,而非大多数的的国家电网。

在邮电大楼站乘坐 4 路公交车,可以直达马岭河峡谷景区,全程14个站台,约45分钟。

进入马岭河峡谷景区,一片生机盎然。

因为疫情原因,景点免大门票,可以在网上提前预约,然后刷身份证直接入园。

因为峡谷内需要攀爬角度较大的通道,加之高处瀑布的水拍打在石道上,所以一定要选择好鞋子,不建议女生穿高跟或者低跟鞋游览,不然会很累的。

远处施工到一半的桥墩。

远处的324国道上的马岭峡谷大桥,

尚有一丝丝“害羞”的秘密小瀑布,

马岭河观光电梯,

透心凉的峡谷石道,

峡谷过道,

虽处于梅雨季节,但是峡谷里的水并不多,

峡谷石洞,

视野开阔段的峡谷面貌,

弯曲的峡谷河道,

水滴拍打着衣襟,内心更加的融合于此情此景。

依稀可以看见一段很长的峡谷景色,

来,给生活露个笑……

马岭峡谷大桥

对面的通道没有开放,好气啊……

断桥,残缺美在这里得到了体现,断桥是马岭河峡谷从清末到现代的无声见证者。宋代爱国词人陆游曾也在断桥边作词《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用在此处也是应景。

林海深处……

从谷底向上张望……

云深不知处……

马岭河峡谷景区全景图

洗手间

由于前面被封路,禁止游客通行,所以只能在这里打卡最大的瀑布,

万马奔腾瀑布……

从大瀑布打卡结束后,便开始了返程,原计划马岭河峡谷覆盖广,需要长时间浏览,谁知景区竟然把后续的一段给封了,气人啦……

从景区搭乘公交车回市里,

小学附近,恰逢学生放学……

街边一角……

圆形过街天桥,

堵呀堵……

接近晚上8时才天黑的城市,这个点依旧如此的惬意……

好久没有见过如此蔚蓝的天了……

市区的高楼大厦……

一个市区遍地都是卖家具,建材,装饰的城市,一度我以为来到了一个假的城市。

别具一格的户型设计……

哗啦啦……

山雨欲来风满楼,天气好凉个球……

支持一下“民族之光”?

Luckin Coffee

桔山广场

好漂亮的云……

晚霞

终于找到了一个像样的超市,大润发……

街心花园一侧的金街……

【外记】:

马岭河景区缆车事故

事故发生在1999年10月3日上午11时30分,地点就是文章内所述即本次出游的景区,事故性质为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起缆车事故。在抢救现场人们看到缆车扭曲变形,许多伤员下肢粉碎性骨折和脊椎骨折,里面的人手脚缠绕,互相重叠,一些人的膊骨、腿骨折断后穿出肌肉,血肉模糊,很快死伤者便摆满了整个平台,几百米的山路被鲜血染红,这是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起缆车坠落事故,14人死亡,22人受伤。同时,也是韩红2000年3·15晚会上首次演唱的歌曲《天亮了》的故事来源。

贵州省马岭河风景区由于山石险峻,被人们誉为地球表面刻下的最后一道美丽的伤痕,1999年10月3日,这个国家级风景区迎来了几个来自广西南宁的旅游团,在一个旅游团里两岁半的潘子浩和大多数孩子都是第一次和父母到贵州游玩,在马岭河峡谷,兴高采烈的孩子们留下了这些照片,谁也没有想到这会是他们和父母最后的合影。

上山的小路被封死,是因为缆车老板想让所有游客都乘坐缆车,赚取缆车费。所以只有乘坐缆车是从峡谷谷底通向山顶的唯一捷径,中午11时,人们争相踊向缆车准备上山吃饭,一个人挤一个人。然而游客们并不知道,仅仅在四天前,当地质检部门曾对这辆缆车进行过安全检查,并强令缆车的承载人数最多不可以超过12人,在缆车不足五平方米的空间里,最终挤进的人数是36人,超载仅仅是他们滑向灾难的第一步。11时25分,缆车缓缓向110米的山顶攀升,缆车离外面越来越高,拥挤的游客也许不会留意,就在他们脚下牵引缆车的钢绳几乎与陡峭的山坡平行,垂直上下,没有任何护栏。谁能想到缆车的设计者既无设计资格,甚至连一辆真正的缆车都没见过。更令人吃惊的事实还在后面。

施工人员都是野外施工队伍,一直都没有资质证书。更令人气愤的是,贵州省建设厅风景名胜管理处既没有经过实地考察,也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就越权把这个缆车项目批复成了按临时设施建设,就这样只能载物的卷扬机竟成了风景区用来载人的缆车,而且一用就是四年!11时29分,这辆挤着密不透风的缆车到达山顶,工作人员走过来打开了缆车的小门,游客们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在这一瞬间,缆车不可思议地慢慢往下滑去。却听到缆车突然发出咔哒的响声。往下慢慢地后退,有人惊叫起来:“缆车失控了!”大家眼睁睁看着缆车慢慢往下滑落了30多米,缆车操作员王建友却毫无办法,因为半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在风景区打扫卫生的临时工。学开缆车只有四天左右,在这四天当中,王建友只学会了两个程序,启动和刹车。慌忙之中,王建友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动作,一直踩刹车。这一脚刹车竟把厚厚的刹车鼓踩坏,缆车下滑速度陡然加快。风景区工作人员宋国斌正在平台旁吃午饭,见此情形大吃一惊,立即跑进操纵室猛按上行键,但已失灵。他又想使用紧急制动,仍然无效。不得已拉下电开关,以为可以让缆车停下来,但缆车还是无可救药地向下滑,好像还更快了。缆车滑行了30米后,便飞速向山下坠去,一声巨响后重重地撞在90米下的水泥地面上,断裂的缆绳在山间四处飞舞……

在缆车坠落的那一刹那间,车厢内来自南宁市的一对夫妇,不约而同地使劲将年仅两岁半的儿子高高举起。结果,这名孩子只是嘴唇受了点轻伤,而他的双亲却先后死去。这个孩子就是潘子灏。

当夜11时许,兴义市的天空意外地下起了雨,风,也比往日冷了许多。

在这场惨祸中,两岁半的潘子灏是一个奇迹,他仅仅是嘴唇受了点伤,缆车坠地的一瞬间,父亲潘天奇、母亲贺艳文将潘子灏举过头顶,双手牢牢抓紧,在这危急的时刻,年轻的父母用高举的双手阻挡了袭向儿子的死神,而他们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防护,儿子得救了,父母却永远合上了双眼,永远离开了他们深爱的孩子,他们眷恋的世界。潘子灏说起父母时:我妈妈爸爸出差了。(歌曲《天亮了》)

据说,缆车里还有一名男游客在车体下落的片刻,用身体紧紧护住了自己前面的两个素不相识的孩子,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减小孩子们的受伤程度。结果,两个孩子的性命保住了,而这个勇敢的游客却永远地留在了马岭河边。据获救的9岁小男孩宋继熊事后讲:“当时大人们都说出事了,他们边喊边挣扎,样子可怕极了,看到大人这个样子,我当时也害怕极了,忽然有个叔叔把我搂在了怀里。后来,我只是腿上受了一点儿轻伤,可我一想起缆车落地的那一刻,睡觉时都不敢闭眼。”

  在马岭河事故中失去父母的孩子还有,11岁的熊子尧失去了母亲,11岁的陈治宇失去了父亲,9岁的宋继熊父母双亡。一场飞来的横祸,顷刻之间让多少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

相关文章

苏州记,博物馆
苏州记,狮子林
苏州记,拙政园
苏州记,拙政园
苏州记,怡园
疫情间隙,回厦门啦~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