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

2022-12-25 130 0

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
人类生活在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原本的现实世界,一个世界是传播的舆论世界。现实世界不依赖于人类而存在,每个人都可以直接接触它,观察它,认识它。但人类同时还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就是传播到我们眼前的这个世界。它不是我们目睹的世界,而是别人用电话,报纸,电视,微信等各种媒介(不一定是大众媒体)传播给我们的世界。它必须依赖于人类而存在。

要区分两组概念:

  • 第一组概念是舆论与传播,舆论是传播,但传播不一定是舆论。
  • 第二组概念是舆论世界与传播世界,舆论世界是由关注聚集构成的,传播的东西只有变成关注的聚集,才能进入或组成舆论的世界。传播世界是一个比喻的说法,指的是由传播行为组成的集合,它分为两部分,实现关注聚集的那一部分传播,属于舆论世界。没有产生关注聚集的另一部分,仍然属于现实世界。

两个世界理论”指的是:人类同时生活在现实世界舆论世界中,两者互为逆世界。正如物质有反物质一样,舆论世界是现实世界的反世界。舆论世界按照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规律运行,它并不完全源自现实世界,并通过对舆论主体的影响,而对现实世界进行反作用。

舆论学的开山鼻祖李普曼提出的在现实世界之外,还存在着另一个世界,他用的概念是虚拟环境(Pseudo-environment)。在《公共舆论》一书中,李普曼这样写道:“追溯既往就可以看到我们在认识我们仍然生活于其中的那个环境时是多么的迂回曲折。”我们尤其应当注意到一个共同的因素,那就是楔入在人和环境之间的虚拟环境。他在虚拟环境中的表现就是一种反应。然而,恰恰是因为那是一种表现那么产生后果 —— 例如它们是一些行动 —— 的地方,就不是激发了那种表现的虚拟环境,而是行动得以发生的真实环境。

人们为什么一定要通过虚拟环境来认识现实环境?李普曼的解释是:“直接面对的现实环境实在是太庞大,太复杂,太短暂了,我们并没有做好准备去应付如此奥秘,如此多样,有着如此频繁变化与组合的环境。虽然我们不得不在这个环境中活动,但又不得不在能够驾驭它之前使用比较简单的办法,去对它们进行重构。即意思为:我们现实环境太大,太快,太复杂,人类没有办法直接把握它,于是创造了一个简单的虚拟环境来间接地认识它。这个环境虽然是虚拟的,却会刺激人类行动,这个行动的后果不是虚拟的,而是真实的发生在现实环境,并影响和改变着现实环境。

李普曼的“两个环境说”就是“两个世界理论”的前身。作者认为他之所以可以傲视之前,包括黑格尔,卢梭在内的所有舆论研究者,被称为舆论学之父,就是他提出了一个“虚拟环境理论”,这是“舆论世界论”的理论雏形。

李普曼的“两个环境说”与我们的“两个世界理论”都认为人类生活在两个空间,但仍然有很大的不同,这些不同表现在以下方面:

  • 第一,李普曼的空间用的概念是环境,我们用的概念是世界。
  • 第二,“两个环境说”的虚拟环境,主要指的是媒介环境,媒体是虚拟环境的制造者;“两个世界理论”的舆论世界却指的是由关注聚集而建构的世界,任何个人与机构都可以制造,或引发关注聚集,他们都是舆论世界的制造者。

相关文章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舆论是怎样的世界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第二、三层次逻辑推演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舆论的三个共识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弱传播:舆论世界的法则
《弱传播:舆论世界的哲学》传播改变人生
张新民《从报表看企业》(第四版)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