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记,鼓楼、老外滩

2024-01-26 38 0

宁波鼓楼,始建于唐长庆元年(821年),已有1100多年的历史。它是宁波历史上正式置州治、立城市的标志。宁波鼓楼是宁波市仅存的古城楼遗址,是国家文物重点保护的古建筑之一。

宁波市革命委员会于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五日公布并立的“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鼓楼城门楼上有“子城咖啡”和“迎春书法展”。

鼓楼沿历史文化街区

隶书诸葛亮的《诫子书》,作者:卢忠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小楷《真率铭》,作者:史玲玲

吾斋之中,不尚虚礼。不迎客来,不送客去。宾主无间,坐列无序。真率为约,简素为具。有酒且酌,无酒且止。清琴一曲,好香一炷。闲谈古今,静玩山水。不言是非,不论官事。行立坐卧,忘形适意。冷淡家风,林泉高致。道义之交,如斯而已。罗列腥膻,周旋布置。俯仰奔趋,揖让拜跪。内非真诚,外徒矫伪。一关利害,反目相视。此世俗交,吾斯屏弃。

篆书蔡肇的《汎舟横塘遇雨》,作者:吕薇

平野风烟入梦思,殷勤作画更题诗。扁舟卧听横塘雨,恰遇江南归雁时。

行书《宋词》,作者:华露红

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故以智通无累,神测未形。超六尘而迥出,只千古而无对。凝心内境,悲正法之陵迟;栖虑玄门,慨深文之讹谬。思欲分条析理,广彼前闻;截伪续真,开兹后学。是以翘心净土,往游西域;乘危远迈,杖策孤征。积雪晨飞,涂间失地;惊砂夕起,空外迷天。万里山川,拨烟霞而进影;百重寒暑,蹑霜雨而前踪。诚重劳轻,求深愿达。周游西宇,十有七年。

行书秦观的《虞美人 碧桃天上栽和露》,作者:徐素玲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乱山深处水萦回,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不道春难管。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小楷曹植的《洛神赋》,作者:徐素玲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辞曰: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之所见也,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 ...

隶书唐朝张说《恩制赐食于丽正殿书院宴赋得林字》,作者:董明儿

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诵诗闻国政,讲易见天心。位窃和羹重,恩叨醉酒深。缓歌春兴曲,情竭为知音。

中楷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作者:董明儿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裴回,应照离人妆镜台。

登上鼓楼观中山西路与镇明路的傍晚时分情景

矮酥油赞子排队的人好多,丝毫不给边上这家“文昌油赞子”面子,哈哈~

鼓楼沿历史街区夜市

糖画、面塑

“四明大观”牌坊

中山公园

解放北路与和义路交叉口晚高峰,路口执勤的交警和协管真的多,解放桥北侧的路口也是如此。

余姚江畔

余姚江夜景

宁波外代大厦

中国电信大厦和万豪酒店

老外滩历史文化街区里偶遇一只巨兔🐰

航道标识牌

余姚江退潮后,江里的航标灯倒了~

甬江大桥

涌优茶馆

外滩邮局文创

宁波财富中心

从另一侧视角拍摄的甬江大桥

“我们如此热爱宁波”

老外滩清吧一条街

“不见不散”音乐酒馆

高启强说了“老默,就这家酒吧好”

中马路步行街

残壁

老外滩天主教堂

银泰百货街区夜景

宁波新世界 — 宁波塔

宁波天一广场的这家星巴克真的很独特,文艺感十足。

熊沢书店

熊沢书店门口的巨大奶龙趴着阅读~

大猩猩

熊沢书店应该是宁波市区规模最大的书店了吧,种类齐全,占地面积超级大。

天一广场

一脸生气的Zsiga

天一广场的APPLE零售店

这住宅楼你住几楼,路人都能知晓,哈哈~

相关文章

宁波记,天一阁博物院(下)
宁波记,天一阁博物院(上)
宁波记,天一阁月湖
宁波博物馆:“阿拉”老宁波 — 民俗风物陈列
宁波博物馆:宁波历史陈列
宁波博物馆:古代中国文明展

发布评论